先鋒人物
首頁 / 黨建視窗 / 先鋒人物 / 守一方天地 守一份責任——記川之信公司吳宇

守一方天地 守一份責任——記川之信公司吳宇

更新日期:2018-07-24 14:23:18    閱讀:219次

       河北太行山高速公路邯鄲段,全長67公裏,全線包含互通式立交6座,特大橋4座,大橋32座,特長隧道1座,預計2018年全線建成通車。自項目開建以來,時間緊、任務重,成為困擾項目建設者的首要問題。為了支撐整個太行山高速以及新投建的津石項目的順利進行,川之信公司八名員工遠赴河北,在那裏揮灑青春,書寫屬於他們的故事。本文的主人翁吳宇便是他們其中之一。

圖片3

        在還沒有見到吳宇之前,筆者早已從好幾位川之信的朋友口中聽到過這個名字,說的都是一樣的話“你們該去他那兒看看,那兒才真的是苦”。我對那種“苦”無感,沒辦法憑空想象,在去那兒的路上我也對這種“苦”不置可否,直到我走進他駐守的料場,見到那個略顯憔悴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 當滿身灰塵的越野汽車緩緩的駛離小路,走上鋪好片石的另一條小路時,采石場的輪廓躍然眼前,遠處藍色的工房依稀可見,和周圍還未褪去的綠樹相互點映,別有一番桃源景象。車剛停穩,車門一打開,碎石機的轟鳴聲便撲麵而來,不自然的讓人感到一陣頭暈。不遠處,一個穿著黑短袖的背影躍入眼簾,麵對著正在裝料的重車,在跟旁邊的人交流著什麽。經帶AG亚游集团過去的同事一介紹,我才算第一次看到了吳宇本人。

       讓AG亚游集团重新來認識一下吳宇,黑色短袖,中等身材,臉上掛著依稀的胡渣,頭發略長,頭上頂著一頭石塵,看起來有些花白,眼裏散布著血絲,後背微駝,一副疲憊的模樣,年輕的臉上看不出什麽表情,既不高興,也不沮喪,好像淡淡的說了聲你們好,又好像說了什麽被機械轟鳴聲蓋住了。

       不遠處的磅房,是吳宇生活和工作的場所,窗外是裝滿碎石的重車和等待拿貨單的當地司機,五六個平米的磅房裏有兩張簡單的行軍床和一張辦公桌,兩張行軍床,一張整齊的擺著棉被,另一張鋪放著粉的、白的、藍的各種票據,牆壁上整齊的寫下了幾輛重車的車牌號,場麵既不溫馨、也不雜亂。磅房外麵,橫臥著兩個白色的塑膠大桶,就像電視裏常見的原油桶一般大小,上麵開有一個籃球大小的洞,洞上放著一把打水用的瓢,簡單的遮擋碎石場飄過來的石塵。桶裏麵有半桶水,由灑水車自山外運進來,這是這個料場一天的生活用水,當然,也包括飲用水。邊上的另一個板房裏,當地聘請的煮飯阿姨正在整盆的切著大白菜,大概是在準備午飯,另一邊的案板上,一名工友正在泡泡麵,看不出是紅燒牛肉還是蔥燒排骨,湯湯水水的用一個黃色的小盆盛著,沒嚐到味,也看不出色、聞不到香。

       就在這一方天地裏,吳宇呆了一個多月,或許用“守”比用“呆”更合適。為了保證碎石場的石料能夠優先供應AG亚游集团的項目,保證各標段石料供應,他必須“守”在這裏,“守”著每一車石料,“守”著每一輛車。

       這份工作很難麽,坦白來說,並不見得。這份工作不難麽,你來試試。

       生活上的艱苦,對於他來說並不算大事,精神上的折磨才是他最不願麵對、朋友們最佩服的。

       碎石場的工作,不分白天黑夜,24小時不間斷的生產線源源不斷的供應著項目各標段需要的石材,順帶的,也24小時源源不斷的供應著噪音。疲憊不堪的時候,關嚴磅房的門窗,吳宇說他還是能夠睡著的,但要命的是料場在生產,車輛在運輸,每隔一段時間,他就必須要給車輛過磅、計量、放票。平均每晚三到四車的運量,將他的睡眠分割成一到兩個小時不等的小段,搶工期的時候,就更別想睡了,躺下還沒多久就又得起來。

圖片4

       睡不著覺是一方麵,對家庭的牽掛是吳宇割舍不開感情。

       在成都他的家裏,他的孩子剛上幼兒園,正是需要父親陪伴、照顧、教育的年齡,正是需要塑造性格的年齡,年輕的吳宇本該經常在家陪著孩子,開開心心的度過童年時光,但他的工作性質沒有給他這樣的條件。他必須來到離家數千裏以外的項目駐地,忍受著缺水少電的生活,忍受著24小時不斷的噪音,忍受著無人關心的孤獨,忍受著聚少離多的別愁,默默地紮在料場,守在料場,用青春守住職責,用汗水澆築百裏高速。

       從2月加入集團公司以來,年輕的吳宇先堅守西藏,後轉戰河北,在這裏奮鬥,在這裏開啟另一份堅守,支撐他的除了一份薪水,還有一個理想,一個方向。

       說起來可能不很崇高,他的理想不是投身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期建設的浪潮,而是希望河北項目能夠早日順利完工。這樣,他就能夠調到離家更進一些的項目,能夠每個月有幾天時間陪陪家人。但這並不妨礙他紮根河北項目,紮根項目料場的決心,他知道,他對自己有一份責任,對崗位有一份責任,更對家庭有一份責任。他知道,河北項目時間緊、任務重,材料工作一刻不能鬆懈;他知道,集團公司三大項目超百億工程的全麵鋪開,機料工作大有作為;他更清楚,三歲的孩子還在用崇敬的眼神,期盼著他眼中的“超人”勝利凱旋。

       三大戰役全麵鋪開,像吳宇一樣的材料人員分散各地,或一人守一地,或幾人駐一方,除了工作的艱苦,他們還要體驗生活的艱苦、守住家庭的責任。他們,把青春的血汗揮灑在大江南北,把家的思念帶到四麵八方,把便民致富的通途鋪向祖國的各個角落。他們,是千千萬萬的材料人,是千千萬萬的項目人,他們是永遠值得被尊敬的築路人!